腾讯去年净赚1227亿,称视频号暂不考虑商业化

视频号红人资源 视频号交易 2周前 26℃ 0

2020年四季度,腾讯收入1336.69万元,较2019年同期1057.67亿元增长26%,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下净利润为332.07亿,较2019年同期的254.84亿大涨30%。

2020年全年,腾讯总收入为4820.64亿,2019年为3772.89亿,同比增长28%,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下净利润为1227.42亿,2019年为943.51亿,同比大涨30%。

各平台指标上,微信和WeChat的合并月活跃账户数达12.25亿,较2019年增加5.2%,QQ的月活跃账户数为5.95亿,2019年为6.47亿,一年间减少5200万,收费增值服务注册账户数为2.195亿,较2019年的1.802亿增长21.9%。



总体而言,游戏仍是腾讯收入的重要来源,受益于“宅经济”,三款手游带动该项收入大增36%,教育等行业的广告投放增加使得网络广告增收,此外,2B业务在腾讯收入版图的地位正在崛起,甚至将成为未来增长的核心驱动。

游戏收入波动,2B业务增势强劲

腾讯的收入由增值服务、网络广告、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、其他四部分构成。



增值服务收入同比增长32%至2642元,其中网络游戏收入增长36%至1561亿元,手游主要受手机端游戏,尤其是《和平精英》、《王者荣耀》和《PUBG Mobile》的收入增长以及Supercell合并的全年影响所推动。

但是,腾讯游戏的前景未必仍是星辰大海。腾讯高层在财报会中承认,游戏业绩的表现出现了一定波动,其中PC端游戏的收入较上年还有下滑。

观察者网注意到,正在崛起的《原神》和背后的米哈游强大的吸金能力不得不警惕,这也是腾讯游戏多年增长背后最大的隐忧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腾讯首次在财报中披露了未成年玩家的流水数据。2020年第四季度,18岁以下未成年人在其中国网络游戏流水的占比为6.0%,其中16岁以下未成年人的流水占比为3.2%。

来自社交网络收入为1081亿元,增长主要来自合并虎牙的直播服务、音乐和视频会员服务收入,以及游戏虚拟道具销售所致。

网络广告业务收入较2019年增长20%至823亿元,受惠于平台整合及算法升级,以及来自教育、互联网服务和电子商务平台等行业广告主的需求增长。其中,社交及其他广告收入增长29%至680亿元,主要受微信(主要为微信朋友圈)广告收入增加,以及移动广告联盟因视频形式广告带来的收入贡献所推动。受宏观环境以及内容制作及播放延迟的影响,腾讯视频的广告收入下降,媒体广告收入下降8%至143亿元,但这部分被音乐流媒体应用的广告收入增长所抵销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腾讯2B方面业务去年增势明显。财报显示,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业务2020年增长26%至1281亿元,第四季的收入同比增长29%至385亿元。主要由用户增长和业务规模扩大推动,具体体现在商业支付、理财服务和云服务的收入增长。

腾讯表示,随着其在民生服务、金融服务及互联网服务等垂直领域市场地位的加深,以及2020年四季度开始合并易车的企业服务收入,总体企业服务收入将出现强劲增长。

民生证券表示,腾讯2B 业务历经数年发展渐入佳境,企业微信、腾讯会议等 SaaS 应用疫情期间渗透率持续提升,看好公司 2B 业务未来成为公司增长的核心驱动。

对于金融科技领域的相关监管,腾讯执行董事、总裁刘炽平在财报会中表示,金融科技必须要合规,监管意味着行业在朝健康方向发展,腾讯将拥抱新的监管,促进金融科技的可持续健康发展。

小程序GMV没有明确目标,视频号暂不商业化

视频号、小程序和直播是微信过去一年的新主角。

2020年,微信从一项应用变成了多种服务的复杂载体。财报数据显示,微信用户超12亿。每天有10.9亿人打开微信,3.3亿人进行视频通话,7.8亿人进入朋友圈,1.2亿人发朋友圈,4亿用户使用小程序,每天有3.6亿用户阅读公众号文章,朋友圈每天有1亿条视频内容。

按张小龙在微信公开会披露的数据,小程序全年交易额增长100%,参考上年数据8000亿的数据,小程序的GMV或已超过1.6万亿。

对此,腾讯高层在财报会中表示,微信小程序目前没有明确的GMV目标,2020年的爆发式增长是疫情期间大量商家入驻的结果。他表示,微信生态有着其他平台不具备的私域流量优势,能吸引更多用户参与、互动。

上线一年的视频号也是关注焦点。腾讯高层表示,目前视频号仍处于内容生态扩充的状态,现阶段目标是构建良好的内容生态环境,在这方面和用户体验得到保证后,才会考虑视频号的商业化,这方面腾讯内部有明确的制度。

在财报会议上,腾讯还颇为少见地回答了与与淘宝的关系的问题,他表示微信是一个开放的平台,但考虑到用户会在平台付费,腾讯有保护用户隐私的责任。此外,他还表示,“腾讯与IT巨头的关系都是战略性的,这也是行业共识”